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胭脂鱼 >

月娥

时间:2020-10-20来源:风成沉积网

  月娥听二姐说我要回二姐家,一心要想和我说说话,因我在家应姑娘时和她这个小媳妇还算不错,在一块摸爬滚打过,还有二嫂和我的一个叔伯嫂子,她们是一年来的新媳妇,我和她们虽大小差几岁,可和她们玩得十分融洽,好像晚上还和这个月娥嫂做过伴。现在她们三人都成了寡妇,日子都过得不怎么好,听二姐说特别是月娥过的最不好,两个儿子不太精细,月娥的腰已累得直不起来了,很是可怜。
  二姐说月娥一会跑过来两次:“采耘还没回来?这是我给你拿的萝卜和辣椒,怕你中午没菜。”
  “没呢,没事这次她在家住几天呢,看你难的给啥样,还给我拿菜。”二姐说。
  “不难,现在政策好,我啥都不缺;我回去拣点饱花生给彩耘拿来,再给你逮两只鸡。”她是听说二姐的鸡丢了,说完弯着腰就走了。我一进家门二姐就给我说了月娥的事,以前我也听熟人说过她一些事,以前的事我也知道些。
  月娥是我们村西一个小贾村的人,她是个独生女,是他爹娘的掌上明珠,是她的老娘把她按进了火坑。她的老娘家是我们村的,月娥的老娘爱说媒,常言说:‘媒婆、媒婆为了吃喝。’她老娘就是这样的人,六十年代的吃喝非常紧张,给谁说个媒会吃上一两次,有的人还会给她送点小礼。我们队有一家姓付的,弟兄两人,他们的父母解放前是地无一垄、房无一间,挑着担子要饭。解放后他们一家翻了身,分了地主家三间瓦房,五亩地,后来哥哥还娶妻生子,入队后哥哥还当了生产队长,弟弟就是月娥的丈夫还当了兵,转业后还当了大队的民兵营长,步枪挂在身上耀武扬威,欺压弱小;哥哥也是看谁不顺眼就吹胡子瞪眼睛,还强迫地主家的寡妇和他上床,后来弟兄俩都欺负这个寡妇,寡妇还生下一个男孩不知是哥哥的还是弟弟的,后来这孩子送人了,没出满月就夭折了。
  兄弟俩人品不怎么样,长相也不佳,哥哥付常理挤着一对小眼,找了个大屁股女人叫风珍,听人说屁股大的女人会生男孩,我在家时她就生了一个女孩、三个男孩了。老二叫付常有,可能啊是她的父母解放前过得太穷了,希望就寄托儿子身上,所以就叫二儿子叫常有。常有个不太高,长着一副木瓜脸、一双泥末脚,不是爱出力的主,占着他根红苗正勉强参了军,参军时年龄都不小了,癫痫无法治好了吗?月娥的老娘跟他说了很多媒也没成,她吃了付家不少东西,弟弟的年龄越来越大,一家人都为他发愁,一再的催月娥的老娘说媒的事,月娥的老娘大包大揽说:“我肯定会给你们说成。”
  付家人听了这话还是不敢懈怠,一而再再而三的催月娥的老娘落实,月娥的老娘没办法就把自己上中学的外甥女月娥说给了付家老二,月娥还是个孩子,什么也不懂,听有老娘摆布,傅家老二还大月娥八岁。傅家老二转业后分到县供销社,因他调戏妇女被辞退。还是占他根红苗正的光回村后就当了民兵营长,月娥中学毕业就结了婚,婚后很快有了孩子,当月娥满月回娘家时付常有寂寞难耐,就利用手中的权利威逼地主家的寡妇到他家和他做爱,这个地主家的寡妇两口原来都是老师,五八年打右派时被打成右派还赶回了原籍,三年自然灾害的年月,丈夫忍受不了饥饿和妻子的不忠趁夜黑人静远走他乡,至今没有音信,留下年轻的妻子领着三个年少的孩子苦苦挣扎,少不了被那些色鬼欺侮,被有权利的人威吓,成了他们的玩物。傅家两兄弟就是利用手中的权利得到她的。傅家老二在和寡妇做爱时的动静被一墙之隔的嫂子听得一清二楚,等月娥回家后她嫂子就给她说了此事。
  月娥不怪罪自己的男人,反去找寡妇算账,寡妇是有文化的人,一纸诉状把傅家老二告上法庭,当法院传傅家老二时他吓跑了,月娥又拐回来给寡妇说好话,叫放过他的男人。
  寡妇又返回来劝月娥离婚:“你来找我算账我不恨你,我们都是女人,你想想他拿枪逼着我到你家谈话,我敢不去吗?谁知他说谈话是借口,我是没坚持拒绝他,我有难处,我们娘四个都在他哥俩的掌控中,我只有受点委屈,叫我的孩子少受点罪,我不是给你诉苦,这是大家都看得见的。你咋不给他离婚啊!你看他什么德性,又比你大那么多,也没长相,人品又差,也没真本事,你图他啥?”
  “没办法,都有孩子了。”月娥说。
  “婶,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饶了他吧!”按辈月娥叫地主婆婶。
  “你可不敢这样叫我,我担当不起,按理说我活得太窝囊了,明摆着他兄弟俩欺负我是地主,又是个寡妇,这次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是泡牛屎也发发热呀!我不能老叫他们这样的人欺负。”
  月娥点头说:“也是,儿童癫痫病有什么治疗方法?知道你不容易,随你去吧!”说完月娥回去了。
  月娥回家后越想越亏,总觉着寡妇说得对,自己也真的没看上这个男人,都是老娘说这家人有多好,原来都是流氓,月娥真产生了离婚的念头,第二天一早就去大队开离婚证明,大队书记和会计主任还是向着本村人,把月娥吵了一顿:“离啥婚啊,都有孩子了,婚姻不是儿戏说结就结,说离就离,回去好好看孩子吧!”月娥是个老实人,本就怯怯的,被两个大男人一吵,说不出话了,就返身回家了,这不一过就是几十年,生啦俩闺女、俩男孩,两个女儿还算精明,两个儿子一对傻瓜,人家说这都是付常有做的孽得到了报应。大儿子有月娥的妈照应,娇得不行,本就不精,又养了一身懒膘,不爱劳动,爱吃爱花,听二姐说他有钱就下狗肉铺子,我不懂这句话的意思,我还想着他爱吃狗肉呢,二姐解释后我才知道他有钱就嫖女人。
  
  生产队散后,能出力和脑筋活的人都慢慢过上了好日子。付家老二也不是出力的料,也不想法出去挣钱,所以一家人日子过得很苦,有时连盐都吃不上。虽说二哥也比二嫂大得多,可二哥知道疼二嫂,还不分黑天白日的磨豆腐,晚上磨豆腐,白天挑着几十斤豆腐游乡,家里不缺零花钱。月娥没盐吃就去找二嫂寻,二嫂会捧出一大捧给月娥,月娥家会吃上一段时间。二哥本就是气管炎,又常年劳累,也早早扔下二嫂和孩子去了,没了二哥二嫂才真真知道没男人有多作难,有时二嫂会说:“不如再找个男人。”说是说二嫂还是竭力支撑着这个家,日子也过得有声有色,一个姑娘打发出嫁,大儿子也结婚了,她就领着小儿子出去闯荡,有一家人只有两个女儿,家里开着个小修理部,二嫂的小儿子就在哪帮忙,小儿子也学会了电焊,这家人看二嫂的儿子聪明能干,也和自己女儿年龄相当,就招二嫂的小儿子为上门女婿,二嫂也在那帮忙做饭,村里人都谣传说二嫂改嫁了。
  再说我嫂,他们三个寡妇都是一年生的人,我哥虽有工作,年轻时也不是好货,娶这个嫂子还是我父亲作保,保证婆婆不欺负媳妇,保证哥不胡来,好好过日子。这以后他们都做到了,嫂子在家是王,生儿育女后全凭她婆婆照应,大儿子小时候玩水溺水身亡,小儿子又娇生惯养,早早接了哥的班,后染上毒品,哥退休后又得了高血压早早身武汉癫痫医院治疗费用多少亡。
  我回去的第三天下雨了,我对二姐说:“趁天下雨月娥不下地,我去找她聊天,再看看二嫂。”
  吃过中午饭我就打上雨伞,踏着泥泞往村北走去,村里一般都盖了新房,有的还盖了二层楼,红油漆的大门能过汽车,小伙子穿着时髦,年轻女人打扮时尚,我已认不出月娥的家门,迎面碰到本院的一个老婶子,她已认不出我了,经过自我介绍婶子才认出我,非让我到他家坐坐,我给他说明了情况,婶子就指着一扇破烂的木板门说:“这就是月娥家。”
  婶子帮我敲开月娥家的门,她二儿子出来挪开木板把我们让进屋,她儿子端着没吃完的饭躲出去了。月娥答应着在里屋穿着衣服出来了,她的衣服上沾满了柴草,一双面手赶忙给我们找凳子,又拿条毛巾垫到一个小凳子上,又急忙推推破沙发上的旧衣服:“这是全意家给的旧衣服,采耘坐这上。”
  
  婶子说:“我就不坐了,你俩说话吧!”我们送走婶子,月娥端点水坐下洗她的面手。
  不住的和我说着话:“这两天自顾浇地,就说闲下来去找你说话,浇地的东西都是借的,浇了两天天下了,我得赶紧把东西换给人家,我太累了,也没洗手就睡了,我每天早上四点就起床了,中午不休息会受不了。”
  “我打扰你了,听二姐说你要找我说话,今天下雨我想你不去地,我就过来了。”我说着环顾四周,屋子里堆得满满的,没一点空地方,电动车上放着浇地的水管,车前是他孙子的床,还比较干净,屋里堆得乱七八糟,屋门口躺着几棵烂菜;两个破单人沙发上堆满了别人送给她的破衣服,一个小桌放在沙发中间,上边放着案板,我看她擀面就在上边,又是吃饭的小桌,他儿子就是坐在哪边沙发上吃饭的,我还看到了她儿子端着一碗白面条,没看到一根菜叶。
  我就随口说:“我看你孩子的碗里没一根菜叶,你们就吃点白面条?”
  月娥笑着说:“有菜,就是太忙了没下地弄,那不门口还有两棵菜。”
  “别太苦了自己,要不是你太劳累,你的腰咋会弯成这样,该歇也得歇歇,现在生活好了,该吃也吃点。”我说。
  月娥一直是笑呵呵的,我又接着说:“不知你过成这样,看你的腰都累成这样了,都直不起来了?疼不疼?”
治疗癫痫病大概需要多少钱   “不疼,没办法啊,每天早上四点就起来了,你不干不行啊!两个儿子又太老实,大儿子又不好好干,现在好多了,现在的政策多好啊!地还给补助款,这是那朝那代都没有的事,今年六十岁以上的还每月给六十元钱的养老金,我那孙子在学校老师还给办了三补一免,要不是政策好,我可真没法过,大队给俺办了低保,可得,你看到处都是粮食,吃不完再卖点粮食,有钱花。”月娥脸上露着幸福的笑,倒掉洗手水继续给我讲她的事:“你不知道啊妹子,那些年我可真作难了,你嫂和你二嫂都比我强,你哥有工资,孩子小时候,你嫂给她闺女吃饼干时,还常给俺闺女吃,我都记着呢;还有二嫂,二哥磨豆腐不缺零花钱,我难得连盐都吃不上,常去二嫂家寻盐,二嫂老是给我一大捧,这一大捧盐我能吃好长时间;付常有有病害了十来年,我伺候他十几年,哎!不提他了。”月娥用手作捧状。
  “二嫂在家不在?”我问。
  她顿了一下接着说:“你二嫂现在也病了住在闺女家;你嫂、二嫂和我俺仨都成了寡妇,每当聚到一块时,我们就有说不完的话啊,各自诉说自己的心酸事,说到痛心处我们仨就痛痛的哭一场,你嫂好像在给他儿子领孩子。”
  “前年我和同学到乡下赶会,我碰到我嫂了,她说在四川给他儿子领孩子。”我接上说。
  我们聊了很多,月娥是个忙人,她说一会要去给人家送浇地的工具,我起身要走,月娥要给我花生,我急忙说:“我什么都不缺,这东西到处都能买来,你留着卖钱吧!”
  当她送我到院子里时,我才仔细地看到,院子的四周都堆的都是玉米秆,这些玉米秆就成为了她家的院墙,院里没一点地方是闲着的,晒满玉米的棚子下种的是蒜苗,只有中间走路的地方没种东西,旮旮旯旯都是种的蒜,紧挨西边的墙就是她的土灶,灶的北边和东边堆的是豆杆,也等于是灶火的墙,我一看就觉得很不安全,柴草离火太近,我忙说:“你的灶火这样不行啊,容易引起火灾,你要小心啊!”
  月娥笑呵呵的说:“都失几次火了,发现得早。”
  “要多小心,你忙吧我到对门婶子家再去坐坐。”我说。
  
  “我送你。”月娥帮我敲开婶子家的门后,笑呵呵的扭脸回去了。

上一篇:一个误会,错过一生的幸福

下一篇:我想要的幸福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